电台友人来“探班”,这样说很奇怪,杂志不像广播,没什么班次。不过说真的,我也很久没探她的班,喜欢看和听她做现场节目,有种莫名的淡定,她就是有一把让人听了颇有安全感的嗓子。

离开广播八年了。这决定很不容易,但从未后悔过。

那时以兼职性质,慢慢淡出。一年来三餐不定,营养不良,惨不忍睹。等完全离开安乐窝,做什么都不顺利,成为失业俱乐部的贵宾会员。

难非广播不成器?

回想当初,感触甚深。广播既是讲话,从明星到平民,无所不谈,多姿多彩,是一份感情丰富的工作,能开阔视野,提升思维。

广播界也有苦闷的一面。嘴要利但人要圆,满足世界却得罪高官。社会太保守,出构思自娱,无权分享,再开通的老板也爱莫能助。让社会谋杀创意,无奈。

媒体业都一个样,星光灿烂背后,必有血有泪。

拿出热诚易,维持热诚难。

不过,大胆改变一番也无妨。来到写字楼工作,收到电台寄来的表格,请我们投选DJ。

哈。

已故黄沾博士在港剧《家变》一曲这么写:知否世事常变,变幻原是无常。改变不分对错,离开绝非逃避,接受变化,磨练个性,逐渐成长。

本地失业率逐渐下降,说是政府制造了更多业机。广播和杂志业永远不在范围内,也许这两样不属于事业,是hobby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