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天他是财经专家,下班松开领带后,他是美酒专家。Oliver Bareau自幼懂得品酒,滴滴极致,情义浓浓。一杯酒,每口泛起的美好回忆,真情流露。

Sittings Editor   CHRISTOPHER KHOO
Photography   ALWIN OH
Fashion Editor   WILSON LIM
造型助理   TAN HENG SHOON    理容   ROS CHAN using Chanel Cosmetics

今天,若要查询一个人的身世背景,谷歌即可。当然,如果你像我们的审阅编辑李扇语隐居深山(她是唯一无脸书的品将),那就另当别论。其实,不是每个人都能被谷歌出来。即使谷歌有结果,也不表示这人一定很了不起。

Oliver Bareau就不同,我谷歌他的名字,除了有许多靓照,还有一个让我充满好奇的结果:《纽约时报》于2005年报道他的婚讯。

据我了解,《纽约时报》通常只报道名门贵族的婚讯,这位摩根大通(JP Morgan Chase)执行总监和太太Caroline Elise Mortimer能登上大报,肯定来头不小。

主编佳静告诉我,Oliver是爱酒之人,我便与他联络,希望他能和读者分享藏酒心得。他的住所在Ardmore Park,起初我以为他应该会有个大大的私人酒库。进门后所看到的酒库,竟躲在客厅角落,只有普通保险箱般大。

可能我盯得太久……

“我知道,这可怜的小箱子,是全世界最小的酒库!”他笑说。

我赶快把视线转移四周,看到一个橱柜门套上防止儿童开启的锁头。

“啊,这些我家也有!你们有几个小孩?”我问。“两个,五岁和三岁,你可以想像。”Oliver又大笑了。两个大男人,有了共鸣。我喜欢他有幽默感,而我更欣赏他爱家——不止为了方便太

太及迁就两位小千金,放弃建设超大私人玻璃酒库;离小酒库不远的墙壁上,更贴满了她们的各种可爱画作,让简单洁白的室内装潢,添上暖意。

英伦威史

严格来说,单看Oliver的姓氏,他原籍法国,但大部分时间在美国成长,所以讲得一口漂亮流利的美式英语。他家中摆放不少全家福生活照,从照片能感受家族独有的人文气息,上一代的照片尤其显眼。

几张爷爷的照片很吸睛。乍看之下,是位颇有气质的帅爷爷,款款绅士打扮和他那把维多利亚手杖,威严十足,总觉得他是位高官。Oliver说他的爷爷,除了爱喝酒,也爱收藏酒。

“你爷爷以前做什么的?”我问。

Oliver耸耸肩,随和地以“搞经济”三个字带过,再补上,如果真的想了解,可以谷歌“Paul Bareau OBE”。

OBE(Order of British Empire)——官佐勋章,他曾在英国授勋。原来爷爷Paul Bareau是位经济学者兼资深经济新闻编辑,曾任英国报《NewsChronicle》(1960年停刊)权威经济杂志《经济学人》(The Economist)副编辑,并于1945年跟随拥有“战后繁荣之父”美誉的第一代男爵John Maynard Keyne到美国华盛顿,谈妥英美财政协定。后来,著作《The Future of the Sterling System》,剖析英镑在国际经济舞台所扮演的重要角色,至今仍是必读经济课本。

Oliver体内显然流着,浓浓的经济和政治血统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他的婚讯,我终于明白了。

一出世就醉

出世后才几个月大,Oliver的舌尖已沾上第一滴酒,就此和酒有了不解之缘。大概六、七岁时,便随爷爷到“品酒小银杯骑士协会”(Confrérie des Chevaliers du Tastevin)品尝勃艮第酒(Burgundy),成了一条好汉。

我会这么说,是因为除了年纪小小就懂得品酒礼仪,勃艮第也是很女性化的品种。从欣赏瓶子的角度看,这酒瓶拥有纤细腰部。Oliver说,他的第一个女人,竟然是一瓶酒。

他的求学生涯遍布各地,小学在纽约,后来到瑞士念中学,最后在1995年,考入常春藤校布朗大学(Brown University) 法律系。

当时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,开办了品酒协会。这个协会的成功,促使他重新看待自己对酒的那份深深情意。

“当时我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,开办这个学会,我觉得品酒真是件很有乐趣的事情,希望能和更多人分享。我们自制传单,在学府分派后,吸引了很多人,我们都感到很惊讶。后来,连美国最高法院的三大法官也加入了我的学会,向我学习如何品酒,我受宠若惊。之后,我认真考虑……酒,这回事。”

作为一个学问渊博的品酒爱好者,非一朝一夕达成。要紧跟酒界发展,也要有敏锐嗅觉。

Oliver举例,许多人不知道德国是世界第三大盛产黑比诺酒(PinotNoir)之国。以传统白酒闻名的德国,已开始制造顶级酒品。

“你很认真对待酒,当时你决定停学?”我接上。

“没错。我就这样收拾包包,到意大利维罗纳(Venrona)的一个葡萄园实习,从零开始。”

拍卖成才

Oliver后来在意大利波尔多(Bordeaux)一间学校报读品酒课程,飞回纽约收拾剩余的物件,准备空运到意大利。就在这时,友人建议他到全球首屈一指的苏富比(Sotheby’s)拍卖行工作。他们刚开办拍卖酒部门,急需人才。第二天他去应征,就这样在苏富比呆了七年。

年轻时从爷爷哪儿吸收品酒文化,在苏富比,他虚心学习,搞好酒品经济学。他见证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、2000年科技泡沫等经济大局势所产生不同的购酒现象。

科技泡沫之际,California膜拜酒(cult wine)如 Screaming Eagle产量少,每瓶2,000美金,如此便宜,史无前例,科技宅男蜂拥而来抢购。科技泡沫毁为一旦后,跨入千禧年,这历史性的一刻也让他打开眼界。

“千禧年只有一次,那时好多人要开派对庆祝,大瓶酒的价格推向新领域。我们也因此和许多赌场交易,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验。”

后来欧洲新贵崛起,再轮到亚洲经济茁壮,陆续造成种种购酒新趋势。经济和酒的关系,一直都是那么紧密相连。

“我也经常举这个例子:2003年,当我离开苏富比时,一箱1982年的Chateau Lafite值4, 000美金。2011年从城堡直运过来的同一箱酒,已飙升至12万美金,创下世界纪录。这是因为中国崛起,后来进攻不同的酒品市场而造成的现象。”他解释。

Oliver除了成功在纽约苏富比开办唯一的意大利美酒部门,也成功拍卖伟大英国音乐剧作曲家Andrew Lloyd Webber的私家珍藏品,每瓶均是稀货,总值600万美金,那是他在苏富比的事业巅峰。

oliver bareau 2

喝比卖重要

七年之痒,在苏富比的第七个年头,他决定离开。“我太爱喝酒了,当时我太太是珠宝品牌Bulgari的营销总监。虽然她买首饰有折扣,但我们平均在奢华物质的花费,占了我薪金的80%,这样的比例不太好吧?除了让我太太继续美丽,

再贵的酒我也要品,所以我决定另谋高就,哈哈。这并不是容易的决定,我在苏富比的工作日子很充实满足,精神很富裕。没有几份工作可以让你接触那么多显赫人物,包括皇室家族,还有艺人。1999年,Hugh Grant为了电影《Mickey Blue Eyes》,来纽约苏富比办公室实地考察。当时,他向鼎鼎有名的魅力拍卖高手JamieRictchie学习,似模似

样,搞笑十足。这些,都是很难得的体验,我毕生难忘。”Oliver说完,瞭望窗外的晚霞,嘴角露出陡峭曲线。他在苏富比从小职员做起,付出许多血汗泪。听到他的辛苦,但感觉不

到痛苦;是一股热情,我深深感染到一种莫名的快乐。“当年你苦读法律,后来没有真的学以致用,我很想知道,

两者之间有共同之处吗?”“我也是后来真正了解它们两者很有关联。加入苏富比后,

我发现很多律师都爱品酒和收藏酒。法律界很复杂,法律范围繁多,要记的东西和案件,数不清。世界顶级酒品的咨询也很精细,如果真的要把全部咨询记起来,不输给法律课本,哈哈。所以我觉得,读法律,确实在我的品酒生涯起了很大作用。”

来狮城继续喝

加入摩根大通后,他被派来新加坡工作,老远从纽约漂洋过海,心爱的美酒当然也得跟随。

“在新加坡喝酒,是件超级贵的嗜好。”我说。

“这个嘛,我也是在一个令我永生难忘的特殊情况下才明白。我的酒原本应该空运过来,但运输公司搞错,把我一箱一箱的稀有美酒,列为海运。它们到我家门口时,已经毁坏不堪。虽然所有的酒都受保,但为了更换这些酒,我才恍然大悟,新加坡的价格贵了至少50%至60%。有些本地找不到的,我亲自到香港买。无论去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换回我的珍藏品。”

我笑了,接着打趣问:“如果你被遗弃在一个荒岛上,你会抱着哪瓶酒?”

他想了很久……很久,大概有三分钟:“我会带着一瓶 Bruno Giacosa Barolo。我的美酒事业起源地是意大利,当时最顶级的酒品,出自意大利西北部的皮埃蒙特(Piedmont)。那里的Nebbiolo葡萄,只能在这块地生长,独一无二。这瓶酒和美食是绝配,百喝不厌。”

团圆飨宴,美酒佳酿,酒可以在人与人之间建立微妙关系。在新加坡,他也结交了很多新朋友,单是在他住所大楼上下,就因为他的品酒宴会,谱出许多人生小插曲,感觉人间有情。

说到美食,他喜欢本地的海南鸡饭。Maxwell美食中心的天天鸡饭,是他的最爱。

“原来你也会排队哦!”我惊叹。

“是啊!那么好吃,我当然会跟着一起排队。哈哈!而且我建议吃鸡饭,配Châteauneuf-du-Pape或Alsatian Riesling,口感额外香浓。”他说。

两小时,我们聊了很多。Oliver必须拍下一组照片,我得离开赶下一场访问。

他刚好换了一套衣服出来,一脸失望地问:“那么快就走?我们还没喝一杯呢!Ok,下次你打个电话给我,到我家来喝。”从一进门的热情款待,到离开时的不舍,Oliver散发无限上品魅力,谈吐稳重,涵养十足,待人有礼。谁说来自显赫家族的

富二代不及上一代?这时,两位小妮子从外头回来,见那么多人在拍爸爸,一

脸害羞溜进房间。看来,她们的未来男友,若要过Oliver爸爸这关,最好懂得品酒。如果他们看懂这篇文,应该记得拿一瓶 Bruno Giacosa Barolo,或买天天鸡饭孝敬Oliver Bareau。

《品 Prestige》2013年10月号 SEE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