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跃于电影与慈善,有条件进入白宫办活动,这位美女认为,无须戴面具做人。““我的座右铭:将心比心,宁可别人负我,我不负人。人,不应该只想拿好处,而不会分享。占人便宜,利用别人,可以是一种捷径,但可以维持多久?”

Photography   ALWIN OH
Fashion Editor   TOETY LIANG
Makeup   ROS CHAN using Sisley    Hair   JEREMY YAP | Vive Salon

奥斯卡影帝——“教父”艾尔帕西诺(Al Pacino)的导演处女作《Wilde Salome》,是在机缘巧合下诞生的。几年前,他到伦敦支持好友舞台剧《Salome》的演出。文坛传奇人物——奥斯卡王尔德(Oscar Wilde)这本具争论性的著作《Salome》,讲述欲望和复仇的故事,深深吸引了他。他开始深入研究作家一生,然后将他所懂的,融入《Salome》情节中,酿制出纪录剧情片《Wilde Salome》。

因为帕西诺的声誉,自然吸引许多顶级制作人,为他幕后操刀。而其中一位女监制,定居狮城,本片更通过她创立的公司Splendent Media负责制作。

这位才貌双全的监制,就是英国著名设计师Christopher Guy的日本籍太太——Sakiko Yamada。
2011年,《Wilde Salome》亮相于威尼斯电影节首映礼,掌声雷动。本片也向世界炫耀一颗闪亮的未来之星——杰西卡查斯坦(Jessica Chastain)。

查斯坦拍《Wilde Salome》时,无人认识。如今,她大红大紫。之后参与另七部佳作,如《Tree of Life》、《The Help》,产量惊人。去年更凭《Zero Dark Thirty》赢得生平第一座金球奖最佳女主角。无疑,她是好莱坞的新宠儿。

“其实,我们好几年前就已经发掘她了。”回想当时认定查斯坦必成大器,Sakiko难掩心中喜悦。现在提起投资的首部电影,由这位实力派演员担任主角,更为自豪,也显示监制作为影坛摇篮手的重任。

Sakiko能成为好莱坞制片人,同帕西诺当导演一样,纯属巧合。她刚到美国发展时,和电影扯不上任何关系,对电影也没野心。

从房地产做起

从小在日本东京长大,毕业自日本圣心女子大学,25岁决定去美国。现年38岁的Sakiko,口操流利英语,和第一天踏足加利福尼亚时相比,她坦言水准相差甚远。
(我曾为了工作苦学日语,在熟悉的环境学习,可以找人翻译,仍觉艰难。Sakiko一个年轻女子,到一个言语不通的国家,建立新生活,此举令我钦佩。换成是我,一句日语都不会,要我到日本重新开始,肯定会怕。这和自信有关,非胆识问题。在异国人生地不熟,为了求存,也只好比手划脚。何日精通当地语言,是另一回事。)

“你去美国时,语言上没有太大的问题?”

“我在日本学过基本英语,就放胆试试往外闯。人只活一次,到外面走走,接受新体验,让心灵增值,使我能从不同的角度看人生。”

日本学校均授英语课。她强调,尽管如此,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会讲英语。
经验告诉我,很多日本人都不会讲英语。谈话间,她的双眸流露无限自信。总觉得Sakiko当年把握十足,才敢到美国。我想,她那时决定离乡背井,绝不允许自己“天冷就回家”。

慈善派对达人

Sakiko努力学好英语,勇闯美国的私人房地产业。拼搏十载,成绩辉煌,事业巅峰之际,她自立门户,创办私人房地产投资公司Land and Land,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。

随着人脉网迅速扩大,加上热爱美食,一些膳食机构开始找她合作,开启了慈善事业新篇章。

后来,她成为全美最大的私人资助慈善组织Meals On Wheels的顾问委员会成员,也是成员中最年轻的一位。这机构每天为五千多个闲居老年人、弱势居民提供膳食。

维京集团(Virgin)创办人——理查德布兰森爵士(Sir Richard Branson),经常举办各种慈善活动,Sakiko除了是顾问,也出任礼宾官一职。不知不觉,她成了这位显赫人物的慈善派对达人。布兰森爵士更为她打通人脉,使她能随从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西恩潘(SeanPenn)到海地,在他的灾难援助机构“J/P海地救援组织”的名义下,帮助贫困孩童。搞好别人的活动,是Sakiko的拿手把戏。搞自己的生日派,她
更厉害!一年不止一个。“我通常有两至三个生日派对,一组是大家熟络的朋友,另一组是本地朋友,还有一组是日本朋友。种族、年龄或行业相同,并不表示会欢聚一堂。

分门别类,很考一个人的观察力和对人性的敏锐度。监制的角色,也有异曲同工之处。譬如演员与导演的习性要吻合,而我就是喜欢做中介人,让一切变得和谐无误。”

这么一听,礼宾官一职,她当之无愧,还是受华盛顿联合礼仪协议学院认证的——她随时能为白宫式活动撑场。行内好友对于她的才能,给予高度肯定,大家建议她进军娱乐圈。

监制到底忙什么?

求学时主修电影,每当讲师要我们分组拍戏,我不会抢着当监制,因为太辛苦了,最恼人既是管理钱财。在真实世界里,像好莱坞这种大环境中,监制一职又是做什么的?

“这个角色负责实现构思。譬如我读了一本书,觉得题材不错,想拍成电影;或觉得你的人生很精彩,也可以拍成电影。”

这样的解答,怎么和我读书时所学到的差那么多?哈哈。

人家说,口袋里多了几分钱,走路有风。Sakiko搞地产成功捞了一笔,人脉极好。加上先生是知名设计师,不知道人家是用什么眼光来看她。

“有人会认为你是个富裕、靠关系、不懂电影、只会砸钱的监制吗?”

“当然有。很多陌生人喜欢接触我,把他们的剧本交给我,说要跟我合作。到头来,他们是希望我能投资。因为我制作过Al Pacino的影片,他们以为我是摇钱树,只会下重金,什么都不会做。其实,我做的实在太多了,单是把最好的人才凑在一起,就已经很多工,不是钱可以解决的。

我不是什么奢华监制。我记得和Sean Penn到海地救援时,他睡在一间很简陋的小房,能省则省。他以前睡在帐篷里,相比之下,现在算提升很多了。我心想一个好监制,应该像他一样。如果拍外景,我不住华丽酒店,把这些省下的钱作为制作费,更实际。”

新加坡人可闯好莱坞

亚洲电影题材,近几年受到好莱坞青睐。Sakiko说,亚洲电影题材范围很广,要接到好剧本,并非不可能。身为亚洲人,她也不会局限自己只拍日产片。

“韩语片、华语片,我都愿意制作,甚至是本地的电影,我也有兴趣。但我不是新加坡人,对于本地文化认识有限,难度很高,暂时我还是会注重好莱坞市场。”

谈到本地电影业,Sakiko觉得我们站在国际舞台的机会很高。“在亚洲,全国上下都会讲英语的,只有新加坡。和其他亚洲电影人比较,你们要闯好莱坞,已经占上风。”

Sakiko的英语论,让我想起一位从缅甸来的女佣。她曾经为我太太的家人服务多年,后来为了爱情,随缅甸籍丈夫,飞往澳洲伯斯展开新生活。如今,她是贤妻良母,丈夫则在煤矿公司当文员,收入丰厚。去年到澳洲拜访她时,我不敢相信,说得一口流利英语的他们,曾经一句英语都不会。

人家多勇敢。新加坡人不敢往外闯,到底害怕什么?

想想本地有谁成功打入好莱坞市场,脑子里只有一个名字——43岁的演员黄经汉(Ng Chin Han)。他在电影《The Dark Knight》、《2012》饰演大配角。这些好莱坞片子叫好叫座,而这种曝光率,正是本地电影无法达到的。

Sakiko Yamada 2

为了安排这个访问,出了许多状况。

先是我不小心从大家的同步日历删除预约,Sakiko以为访问取消,差点就飞往伦敦。访问当天,她因为甚少驾车(司机请假),这次亲自驾驶,迷了路。要这位好莱坞监制在同一个地带,兜兜转转45分钟,还找不到摄影棚,不掉头回家才怪。谁知她打电话给我,查问方向,然后很乐意再试试看。

读到这里,你当然知道她终于到达摄影棚,接受我的访问。但你不知道的是,她一下车就不停地鞠躬道歉。
文化也好,礼仪也好,她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真诚。在我们的谈话中,她一直强调要真心待人。

“我的座右铭:将心比心,宁可别人负我,我不负人。这个圈子有很多戴面具的人,但也有很多好人。我帮助别人,不会计较。人,不应该只想拿好处,而不会分享。占人便宜,利用别人,可以是一种捷径,但可以维持多久?

有些人为了显示自己有身份,会说自己认识谁谁谁,其实,那些人认识你吗?It’s not who you know;it’s about who knows you。”

《品 Prestige》2013年8月号 DARE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