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望保禄二世镀银铜像,备受争议。这雕塑是他的心血,他有他的想法。他来到新加坡,带来雕塑,还爆出他叫人惊叹的身世背景。

Photography    ALECIA NEO

Oliviero Rainaldi这次来新加坡举办个展《Oliviero Rainaldi,Works 2003–2013》,预展日当天我必须加班无法出席,由佳静代我去。公关Joyce送给她一本Oliviero Rainaldi名作画册;回来后,她兴奋地展示Oliviero在书上的签名。佳静说,他在签名之前‘画’了她的名字。我瞧瞧,果然特别,如小孩般涂鸦,天真、纯稚。

字如其人?我想和他见个面。

一星期后,我到了位于Gillman Barracks的艺术廊,一下车只见一个个子很高,身材瘦削的男人在门外抽烟。他看我走向大门,露出灿烂笑容,很友善地和我打招呼,并自我介绍——备受争议的若望保禄二世镀银铜像雕塑家Oliviero Rainaldi,就站在我眼前。

先天艺术血脉

Oliviero出生南意大利,在威尼斯长大。13岁时,他开始认真着迷艺术。主修古典艺术,第一场展览在1975年举办,那年他才18岁。

“举办个展后,我便清楚知道我一生要搞艺术。”他简短地说。他的英文理解能力有限,庆幸访问当天,曾出现在《品 Prestige》创刊号的意大利艺术收藏家Valter Spano也在场。我以英语问Oliviero怎么知道自己一生将会搞艺术,问了三次,最后有劳Valter翻译,Oliviero才回答:“只因很神奇的感觉,很强烈的感觉,所以走上艺术之路。”

或许,他从来没真正想过前因。其实,也没有必要,因为在了解他的身世背景后,发现在他体内所留着的,竟是代代相传的皇家艺术宝血。

“我的祖先Carlo Rainaldi是位重要的建筑师。罗马的奇迹圣母堂和圣山圣母堂(Santa Maria dei Miracoli and Santa Maria in Montesanto),就出自他的手艺。”

这是我在网上无法找出的资料,连Valter也惊叹:“不会吧?真的吗?天啊,连我也不知道!”

这两座双子教堂的起源,可追溯至17世纪。两座教堂的地点,也是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,从弗拉米尼亚大道进入罗马的主要入口。教宗亚历山大七世,委派建筑师CarloRainaldi设计纪念碑式的入口,而这个设计也包括两座教堂。

他继续透露,同样位于罗马宏伟的潘菲利宫(Palazzo Pamphil),目前是巴西驻意大利大使馆,也是巴西产业的这座大城堡,属Rainaldi家族的名作。建筑师是Carlo Rainaldi之父Girolamo Rainaldi。

oliviero 2

名师出高徒

Valter以意大利语问了Rainaldi许多问题,像是在求证;从他的语调和表情可看出间中的对话,Valter注入许多感叹号——连资深的艺术收藏家也深深被Rainaldi的背景吸引。

但即使再大颗的宝贵原石,也必须经过修磨和雕刻,才会变成耀眼的钻石。

“在你的艺术生涯里,谁影响过你?”我问。

“我18岁进入Venice Academy,遇到伯乐Emilio Vedova。在 Academy of L’Aquila,遇到第二位伯乐,他是Fabio Mauri。他们对我的影响很深。”

Emilio Vedova属意大利抽象绘画革新运动的积极成员之一。Fabio Mauri来头也不小,是意大利先锋派艺术先驱,画而优则导,Oliviero更出演过师傅的舞台剧。

之后,Oliviero花了三年修读神学。洞悉理论后,再花两年研究教堂建筑。从建筑点缀到典故,深入了解。

他不断为自己的文化细胞增值,连谈恋爱的时间也没有。他说自己单身了44年才遇到妻子。

佳静问他为什么要念神学,他反问:当你深爱一个人,你会想更深地认识对方,对吗?如果没遇上妻子,他想当神父,委身宗教⋯⋯

而我问他,创作的推动力从哪里来?

“我的推动力就是不停地创作。我一直在追求艺术的灵性美感,这是超越文化、技术、学术的范围,是不受技艺控制的。这是发自内在,一个发现自我的过程,对我来说,至关重要。”

“现在有了家庭和孩子,时间如何分配?”“一切都停止了。”Valter打趣插嘴。大家笑了。“还好,我组织家庭,也是个很重要的人生阶段,我必须经营我自己的私生活。”Oliviero解释。

_MG_7980

不像教宗的教宗

他博学多才,艺术底蕴丰厚;但要得到大家的认同,非容易的事。若望保禄二世镀银铜像雕塑,是很重要的一项功臣,同时也备受争议。Oliviero Rainaldi创作的这尊镀银铜像高5米,竖立于罗

马Piazza dei Cinquecento,由慈善机构捐资。Valter透露,跨入千禧年后,若望保禄二世(1920-2005年) 封Oliviero为梵蒂冈的城中艺术之宝,可媲美英国授勋地位。以Oliviero的神学识,再加上他曾为许多私人和欧美地区的教堂制作过雕塑来评定,他是接下重任最佳人选。慈善机构深信他能诠释出若望保禄二世的精神与神韵。

然而,雕塑完成后,民众骂声一片。无疑,这是一个人人都敬爱的教宗。若望保禄二世去世时,整个罗马关闭,Valter回想当时,氛围如同世界末日。可想而知,这位教宗的地位崇高至上,大家对雕塑的期盼和标准,更不用多说。

意大利文化部官员曾向媒体表示:在意大利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国家足球队的教练,所以这座教皇雕塑,面对的是6千万艺术评论家。

纵使之前草图得到广泛认同,在争议声之下,Oliviero也得做出调整。

有人认为雕塑根本不像教宗,有的说雕塑上的披肩不够飘逸,更有艺术鉴定专家嫌整体功夫不够细腻。

那件披肩⋯⋯我印象深刻。记得那天佳静出席预展回来和我分享Oliviero的理念——这件敞开的披肩,代表若望保禄二世的慈悲,象征包容与爱护世人。

“我想尝试更深刻地体会教宗爱护世人的含义,虽然没有完整的躯体,但由披肩形成的躯壳是抽象的。其实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诠释,我不想为雕塑下任何定义,更不想教宗活现,做得似模似样。我希望大家能以自己的角度欣赏雕塑。”Oliviero解释。

我喜欢这座雕塑,喜欢它的简约轮廓。我认为Oliviero的诠释很当代,那块披肩也很大气,有敬仰的气派。可惜艺术是主观的。

若我是Oliviero,可能不会接受这项使命,因为应付接踵而来的异议非小事。但他的态度还是那么正面,跟我谈及此事,一点也没有一般艺术家的傲慢。我更欣赏他。

这次展览中,可看到这座雕塑的迷你版。访问中,我不时瞄望迷你版的若望保禄二世雕塑,很想把它搬回家。

“为什么你的人像雕塑都头低低的?连若望保禄二世也如此。”我好奇问。“在圣经里,我喜欢旧约前10本书,最喜欢的一本书是创世纪。里头故事道出的人性发展和他们的动机,很吸引我。亚当与夏娃因为犯错受上帝惩罚,我想像他们当时充满愧疚,低着头。这象征我们人类背负着的罪恶感,我们不完美,必须谦卑。”他解释。

披肩藏悲伤 

展览在2月16日结束后,Oliviero的下一站是中国。一些中国艺术馆长,去年5月在威尼斯的艺术双年展看了他作品,表示很喜欢,希望能为他在中国办个展。看来,他已准备开拓新市场。摄影师Alecia说,Oliviero看起来有点憔悴,比他以前的样子瘦了许多。她关怀地嘱咐他多休息。

“我的小儿子刚刚过世,所以才会看起来有点疲累。”

“对不起,勾起你的伤心回忆。你介意告诉我他几岁吗?”我问。

“他⋯⋯才七岁。”

看着周围的人像个个低着头,我感觉他们的心也跟着一起痛。我的眼泪往心里吞。“我有个朋友,他的两个孩子都病得很重,我有三个,失去一个,也不算太坏。”他微笑补充。

若望保禄二世雕塑上的披肩,不只象征包容世人,还包容人生的不完美、不幸。Oliviero把他的痛,藏在披肩里,交由祂保管⋯⋯

_MG_7826

Hallelujah|Chris Botti|December
《品 Prestige》 2014年2月号 PLEASURE

4 comments

    1. 都两年了,换个风貌吧。
      可以的话,其实有很多模版我很喜欢,哈哈,想喜欢喜欢就换。哈哈。

  1. 要用钱买的,对不对?
    感性文字留在这里做纪念。。。。
    你都被派去艺su艺su艺su催眠啰。。。

    你不死我先死:):):):)

    1. 嗯。自己弄没时间。喂,我是每天进公的,最羡慕你,在深山搞blog,可以弄几小时的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