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捧红很多艺人,却一点架子也没有。比巨星更巨星的他,真性情流露,谈笑风生。一些制作内幕,畅谈开来。

Photography LAVENDER CHANG

David Foster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理容。我心想,大叔应该不需要那么久吧?

原来他其中一颗牙冠断裂,迟迟无法出来见我。整个拍摄过程,我为摄影师Lavender捏一把冷汗——她要求诸多,而这是一个牙齿刚断裂的音乐巨人。还好,他很乐意听从Lavender的指示。

去滨海湾金沙酒店顶楼泳池时,他和Lavender头也不回地先溜走,还边嚷着:Lavender陪我,你跟我的男公关同行哦。

很明显,这个结过四次婚的男人,超爱女人;对着女人,他却可以很不敬。Lavender要求他摆出一些奇怪姿态时,他毫不犹豫回应:fuck you!

她淡定回答:不准。David嘴角露出曲线,眨一眨左眼。

拍摄全程,他唯一不肯妥协的是:穿着几千块的西装走入泳池中央。花了一整个傍晚拍照,公关只好安排我隔天到David Foster入住的酒店套房进行访问。

享受目前状态

踏进套房,看到多套衣服东摆西放。原来大人物也跟我没差,乱。“所以这访问走的是什么方向?会谈政治吗?你不会让我看起来像个混蛋吧?”他逗趣问。

“走心。”我微笑。

他近几年忙搞演唱会《David Foster and Friends》,8月将在马来西亚云顶举行,巨星嘉宾包括:Boyz II Men、Peter Cetera、Natalie Cole。2012年,我观赏他在本地举办的版本,随同包括我喜爱的R&B老将Chaka Khan、Babyface。那场演唱会让我留下深刻印象,因为实在太好看了,让我重新看待他对音乐的执着。

他除了有一流的主持功力,演唱会也极具娱乐性,没有一刻沉闷,我多次站起来拍手叫好。

“我请来的歌手都是我的朋友,我爱综艺节目的性质,所以会结合我认为最好的娱乐元素,呈献一场超级综艺歌唱表演。几位歌手当中,一定有一个能讨你欢心。他们平时开个人演唱会,两小时独自撑场压力很大。我这种形式只需要他们唱三四首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,他们更能全力以赴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几个老牌歌手能齐聚一堂,很难得。

我有个规则:不能当啰哩啰嗦的老将,怨三道四。我们之间,只有家常话。

我年纪不小,也早已红过,处于现阶段的好处是累积了很多智慧,我很享受我目前的状态。

在演唱会上,当你能看到横跨两三代的观众,全场齐唱我们曾经红极一时的经典名曲,那是一种恩典,很享受,没什么好埋怨的。我们一坐下来就笑谈人生⋯⋯你有孩子吗?”

“我儿子五岁半了”。我回答。

“所以咯,当你到了这种阶段,一切话题都围绕着你儿子身上。像今早我和演员Rob Lowe通电话,告诉他我好喜欢他的新书,接着很快就开始交换爸爸经。他在电视上看到我女儿Sarah上节目,就问起我的四岁孙女,而我也向Rob了解他儿子的大学生涯,Rob透露他很想念儿子。”

david-foster-1

绝对做到最好

Rob Lowe,1980年代超级男偶像。他主演的经典青春片《St Elmo’s Fire》,放浪不羁帅气形象深入民心,迷倒全球少女。我好喜欢这部戏,每次重看都觉得自己又年轻了。片尾曲“Love Theme from St Elmo’s Fire”,是David Foster最知名的演奏作品,我百听不厌。

这演奏曲三十年来仍引来新的粉丝。年轻一代在这首歌视频板上留言:虽然是旧曲,但完全听不出来⋯⋯听了总有一种莫名感动,勾勒出各种情绪。

“我想到目前为止,只有我和萨克斯风手Kenny G的演奏曲在告示牌榜上有名。现在听这首曲子,还觉得有种喜悦感,让我会心一笑。我还记得导演给我的指示:曲子风格必须让人联想到大学生活、美国西岸、秋天落叶、俊男美女。你听得出秋叶落地吗?那是我听到的⋯⋯”他回忆道。

“听到希望。”我说。

他问我会玩什么乐器,我说我爱唱歌,并差点在他的演唱会上,毛遂自荐拿起麦克风独唱。

“哦!在新加坡的演唱会!我最喜欢那个环节。现场把麦克风交给观众,是希望大家能乐在其中,让他们知道这也是属于他们的演唱会。”

美丽发掘新人

1990年代,擅长发掘新人的David Foster,把Celine Dion从加拿大带到美国一举成名。进入2000年,捧红大学刚毕业的Josh Groban,还有爵士歌手Michael Buble——是他在一场婚礼上发现的一块瑰宝。

发掘新人,有时必须果断,不能想太多。对于一开始有无十足把握捧红那个人,他说的以下例子,显示了他的超高星探直觉。

“The Corrs(四兄妹组成的乐队)也是我很成功的例子之一。记得当时他们是通过我的好友Jason Flom,一路追到我的录音室。我正在帮麦克杰逊录歌,他们在外面苦等。上厕所时,眼角发现三个美女坐在外头痴痴等待,瞄了一瞄,一个比一个更美!

Jason Flom告诉我,他们是The Corrs,来这里的目的是想为我献唱。这么美,怎能放过呢?我们就去楼上录音室,他们玩的是爱尔兰一些传统乐器,整场演出无插电式,很棒,我呆 了,当场签下他们。后来他们的首张唱片,卖了2500万张。”

“所以美就行了?真诚、勤劳、才华,算什么?”

“才华和勤劳是同等互补的,分不开。这圈子里不晓得真诚算什么。难道你没听过,假仁假义的成功艺人多的是?但对我而言,一个人真诚很重要。至少我是这么认为。因为,我不是个混蛋,我有道德观,我不喜欢负人,也不搞砸别人的摊子,我能安眠。”

他为何喜欢发掘新人,替别人添光?

“很简单,他们好,我脸上也有光嘛。”

“制造明星是你的拿手好戏,但每个制作人的观点有别,看的透彻度也不同。你是如何看出他们潜在的才华,协助他们发挥最佳一面?”

“这么说吧,我所制作过的歌手,都曾经和优质的制作人合作。当我踏入录音室时,我会告诉自己:我一定会做得比任何制作人更好——不管是歌手的前制作人,或将来的制作人。”

“你好胜。”我说。

“算是我的工作态度吧?我只觉得,我一定要做到最好⋯⋯”

糟糕一段往事

Chaka Khan在1984年录制的成名曲“Through The Fire”,出自David Foster手笔,也是该曲制作人。但我听到的版本,David Foster没在录音室监督Chaka Khan的歌艺。这种情况,跟“做到最好”如何扯上关系?

“说来话长,那经验蛮糟糕的。权威制作人Arif Martin(2006年辞世)是我的好友、前辈。当时,由他制作Chaka Khan的演唱部分,然后把歌声母带交给我来完成整首歌的制作。但Chaka Khan的演唱,根本没有我想像中的好。

我当时年轻,不懂如何向前辈坦白。拖了五天都无法告诉他,最后他联络上我,训了我一顿:干嘛没胆告诉我?我承受得了啊!第二次录音,终于成功了,也就是你现在听到的版本。”

他致力想做到最好,但也了解有些东西,可遇不可求,他不是万能制作人。他曾说过,好的作品应该透过一个人而生(comes through you),而不是出自一个人(and not from you)。

好比你写一篇稿,有时能一气呵成,不停地打字,不停地写,那篇故事就是透过你而产生的。”

“神来之笔。”我说。

“对,我的意思是,这样的成品不属于你的。这样说吧,比较像是来自宇宙万物、世间精华,透过你带出。如果完全靠你自己,也许会很艰难,再怎么使劲挤出来,也未必是佳作。”

david-foster-2

心里的话直说

“我家女人想知道,当你在写那些畅销情歌时,肯定在热恋,对吗?”

“哈哈哈,我是那么深爱着我的三个前妻。三度离婚,并不是很光彩的事,在某种程度上,似乎对婚姻的神圣地位很不敬。但这就是我的人生,我必须做出我的选择。”

“摄影师Lavender说,是因为你还没遇到对的人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他还没笑完,我接上:“既然你已经三度离婚,为什么第四次还是坚持结婚?”

“我没有一个具体的答案……结婚的感觉,比较好吧?我想。”

他的第三段婚姻,让他攀上事业巅峰。第三任前妻Linda Thompson写词,他谱曲,这个完美音乐夫妻组合关系,促使《The Bodyguard》电影原声带诞生,使Whitney Houston红得发紫。

“三年前接到Whitney Houston死讯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”我问。

“当然是惊讶,但冷静后便觉得是理所当然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

“我明白(很惊讶他如此坦白),你的意思是,这是她的结局。”

“一张歌手名单在手,问:谁会因为毒品而死亡?我会在Whitney的名字旁打勾。

有的歌手和我合作后,能成为挚友,有的在合作完毕后,我们变成陌路人。我和Whitney自那张电影原声带后,没有多来往。三年前,因为受邀制作她重出江湖之作《I Look To You》专辑里其中一首歌“I Didn’t Know My Own Strength”,我们又相逢。

这是一首好歌,但我花了三天,始终还是无法让她唱出水准。其中一天,她走进录音室时,我正在自弹自唱Earth, Wind and Fire的一些曲子。她蹦跳起来一同加入,就这样,我们没录歌,我弹她唱。那片刻,是我毕生与她留下的最美好回忆。

她很忧愁,初见时她就已经很忧愁。人人认定是丈夫BobbyBrown败坏她,但我从来都不认同,这根本和Bobby Brown无关。至少我是这么认为,这是我的看法。”

他的孙他的妻

“你平时不忙演唱会,应该忙着当别人的爷爷公公?”我问。

“你知道吗?我的孩子不会听我的话,反而孙子女都会听我讲的,尤其我那16岁的孙女,很听我的话。很多艺人常提到自己和祖父祖母多亲密,我想祖父母对孙子的影响真的很深远,我希望能扮演好祖父角色。”

他现在比较艰难的角色,是当一位称职丈夫。

第四任妻子,前名模Yolanda Hadid Foster今年46岁,2012年患上莱姆病(Lyme Disease),未能治好,渐渐丧失阅读、书写、思考能力,连悠闲看电视也无法集中精神。莱姆病不是绝症,但即使体内病菌被消除,依然会带来许多后遗症。

这听起来一点也不轻松,66岁的David Foster要如何撑下去?也许,无法单靠他自己的能力。他信宇宙之万物灵气,希望这股自然力量透过他,流进Yolanda体内。

重听“Love Theme from St Elmo’s Fire”,我还是听到希望。

 

《品 Prestige 》2015年8月号 EFFORTLESS
这篇文刊登4个月后,David Foster于2015年12月第四度离婚。直至我在2017年3月,把这篇文上载到这里时,他依然单身。想跟他说一句:大老,年纪不小啊,不要再选错啦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